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夫子不给碰作者:阳光晴子 | 收藏本站
                  夫子不给碰 第7章(1) 作者:阳光晴子
                      韩小乔一夜难眠。

                      她知道自己必须有所行动了,不管她心里有多么不舍或心疼都得赶快离开,再这样下去,甭说她的一颗心不保,恐怕连清白都守不住。

                      何况贝勒爷是何等尊贵的身分?他跟她原本就不可能有任何发展,还是趁早断了不该有的念头才好。

                      所以,她得想个法子差人送信去给主子,虽然有些冒险,但与主子说好的时间已经超过半个月,而她一点也不想继续待在贝勒爷府了。

                      她吐了一口长气,将放在袖口里的信拿出来,收信人是她奶奶刘氏,内容则其短无比——

                      实难共处,必不得已,离。

                      看完后她将信收妥,又放回袖口内,望着窗外已经泛起鱼肚白的天空。

                      她奶奶肯定看不懂,但主子那么聪明,一定看得出来她在这里已经待不下去,主子再不来,那她只好主动求去。

                      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直到听到外头有丫头扫地、走动的声音,她于是起身下床。

                      在一个深呼吸后,她步出房门,门外候着的丫头一见她已起床且梳妆更衣完毕,不由得一愣。

                      「我要出门,亲自上街去买些较特殊的食材,做东西给小格格跟贝勒爷吃!

                      这个藉口很合理,近日来她不时窝在厨房里弄吃的,旷世才女也有一手好厨艺的事已在府里传了开来。

                      「那我备车去!

                      看着丫头快步离开,她缓步往门口走,事实上她住的东厢院极大,她在里面活动也少了身分曝光的危险。

                      并且她一向极少在这么早就步出东厢院,为了能平安度过两个月,她很安分,也拜主子孤傲的声名,她没踏出府外一步也没人觉得奇怪。

                      因此庆幸的是,她的自然本性也只有铠斳贝勒跟芙蓉格格瞧见,而这两人没事也绝不会对外说嘴,让她又安心了不少。

                      但,她显然安心得太早,因为一个身影突然在她眼前站定——

                      「喝!」她吓了一大跳,倒退一步,可一看清楚是谁后,只想送他一拳。

                      「我一早起床是在练功房练功,你这么早去哪里?」铠斳贝勒微笑的问。

                      其实在这栋大宅院里,只要有人出现一些与平常不同的生活举止,马上就会有人来向他禀报。

                      韩小乔眨眨眼,看着相貌如倾国佳人的他,此时他上半身打赤膊,阳光下结实的肌肉贲起,上头还闪动着晶莹的汗水。许是睡醒后就打拳,他下巴有性感的青髭,为这张出众的漂亮容颜添了点男人味,天生皇族的气势也更浓了。

                      「好看吗?我不介意让你看全身!骨扑凰鬯潘牧巢环,不时还往下移到他赤裸的胸膛,他出言打趣道。

                      她粉脸瞬间涨得红通通,「不、不用了,你不介意,我介意!

                      「小乔夫子,你真的是……啧啧,人在福中不知福。这可是多少美人儿的梦想,你知道吗?」

                      「算我无福消受!顾成槐,朝另一边走去,一想到那么多没人让他又亲又抱的画面,心太软揪疼起来。

                      看来她一定要快快离开了,不然将来心碎的人一定是她。

                      他轻松一个箭步上前,挡住她的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想亲自上街去准备一些食材!顾а赖乃。

                      他蹙眉,「你在生气吗?」

                      他眼睛这么利做啥?「我又没起床气。贝勒爷,我应该可以自由进出贝勒爷府吧?」

                      「当然可以,但是市场秽气多,有些宰鱼杀鸡的画面怕夫子看了会怕,要不要叫奴仆去才买即可?」

                      「不必!

                      她一点也不想接受他的好意,一股突如其来的妒火与难过堵在胸口,让她更郁闷,只想早点闪开他这张讨人厌的脸。

                      一看到她竟然越过他又走,他的黑眸露出一抹狡黠之光,事情好像越来越有趣了。

                      一个孤僻的才女,居然连人潮汹涌的市场也要走进去?这未免太匪夷所思。

                      别跟上来!韩小乔走得快,心中也在祈祷,这一趟她必须单独去。有丫头跟是无所谓,毕竟她是主子,让丫头去跑个腿,她就能想法子到镖局讬信,将信息送给主子。

                      铠斳贝勒不是吝啬的人,已送了一箱白银直接扛到她房内当师酬,她拿了不少来,务必要镖局以最快的速度将信送至四川峨嵋。

                      上了马车后,她才刚松口气,没想到另一个挺拔身影也主动上来了。

                      她霎时瞠目结舌,瞪着已换上另一套紫色袍服的铠斳贝勒。

                      「我闲闲没事,陪你走一趟!

                      「可是——」她不要他陪呀!

                      「不用太感激,你一感动落泪,我可又得献吻了!

                      她气得想翻白眼,这自以为是的可恶贝勒!

                      不想跟他说话,她刻意转头看向窗外,心中却挂念着有他在,她的信要怎么托送?

                      马车喀啦喀啦而行,由于昨晚一夜难眠,她的眼皮愈来愈沉重,即使硬是打起精神撑着,但睡意实在太深浓,最后她终于不敌,靠在一旁睡着了。

                      铠斳见状,轻轻将她刻意靠向与他反方向的头缓缓移向自己肩上,一手也勾住她纤腰,让她可以斜靠在他身上好好小睡一下。

                      只是,能这么疲困,睡到都大呼了,她昨晚是去当小偷吗?

                      才刚想着,他突然注意到她垂下的衣袖内露出一小截信封,基于他的身分敏感,而她又是在府里待了近两个半月的人,这封信就格外可疑。

                      想也没想的,他伸手抽了出来,信封上的收信人是「小乔奶奶」,可信被封住了。

                      无妨。他将其撕开一览,眼中乍现思索之光,然后将信纸卷成一团,往窗外扔去。

                      他微笑凝睇着她熟睡的小脸,看来她的身分跟他想像的有更大的距离——就他所知,叶雯可没有奶奶!

                      真是令人惊奇的小东西,有她在,他的日子过得更有趣了。

                      半晌,马车抵达前门大街,铠斳贝勒轻声唤醒熟睡到嘴角都牵起一丝银涎的可人儿。

                      「起来了,本贝勒的衣服都闹水灾了!

                      「水灾?!哪里?哪里?」迷迷糊糊的被唤醒,韩小乔急忙问,没想到回应她的是一阵忍俊不住的爆笑声。

                      「哈哈哈……」

                      她眨眨眼,看着近在咫尺、笑容满面的俊美容颜,这才发觉自己整个人被他搂在怀里,「贝勒爷怎么老是……」

                      「是你自己靠过来的,瞧,我的衣服还湿了!顾龌讶龅煤芪薰,指着胸口那一坨湿濡,表明这是她的口水造成的。

                      「天!」她直觉的抹了嘴角一把,果然有点湿,立刻粉脸羞窘,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走吧!顾俣却笮,舍不得见她直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的困窘模样,所以贴心的打开车帘,拥着她下马车。

                      两人一在熙来攘往的街上出现,立即引起群众注目。

                      铠斳贝勒玉树临风,姿态从容,而韩小乔对这些人而言虽然极为面生,但早有人小声问了驾车的奴仆,得知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叶雯才女,不一会儿工夫,两人连袂上街的事便已传遍京城。

                      他带她逛着前门大街,在这长长一条街上,绸缎店、玉石店、酒楼、餐馆非常多,不少人边喝茶边嗑瓜子,在听到两大名人逛大街后也全挤往楼台、店门口,想一睹被称为「神隐的旷世才女」是何芳容。

                      完蛋了!韩小乔原本想低调再低调,这下子却变成万头钻动,真正的才女来时要怎么收拾?她成了欺瞒大家的大骗子了!

                      而且,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人挤人,她袖口里的信掉了,刚刚才想着要放好一点时,一摸就发现信早已不翼而飞。

                      她真的快疯了!

                      瞧她闷着一张俏脸,铠斳微微一笑,「人这么多,那我们先进一家店避一避。你应该较爱待在书画店铺吧!

                      他带她进入书画店,里面有不少古玩字画,笔墨、刻印、书报也都有,老板兴致勃勃的介绍东介绍西,店门口还塞满了人。

                      不少闺女也上了街,嘴巴上说是来瞧瞧何谓「才女」,但醉翁之意不在酒,无不使尽浑身解数想吸引铠斳贝勒的注意,各个脸儿绯红的装羞扮媚,推来挤去的,令韩小乔有一种快要受不了吼人的冲动。

                      就在她努力想闪开人群、走出门外时,他又一手扣住她纤腰,将她拉离店门口及外面的人潮,再往胡同里钻进去。

                      别小看这里老屋窄巷,像棋盘似的转来转去,身后照样挤了一大堆追上来的人。

                      她瞪着惹了事还觉得很好玩的男人怒问:「你到底在做什么?」他们这一追逐,连老胡同里的男女老少,也全出来查看发生什么事了。

                      「让全京城的人都认识你。一回生、二回熟,你多出来几次,他们多看几次,就不会再把你当成怪物瞧了!顾档煤芩晨。

                      那不就惨了?想也没想的,她单手捂住脸,却因为手仍被他拉着,不得不跟着跑。

                      「怎么没脸见人了?」

                      「我不想每个人一看到我就知道我是谁,不行吗?」她心虚的说。她后悔了,她不该出来的,这下把事情变得更复杂,她肯定完了!概芸斓,我们回马车上去,我不想买了!顾底呕凰焦炫,心里打的主意是能少一人见到她就少一个。

                      铠斳勾起嘴角一笑,任由她抓着自己跑。这种经验很难得,而且她跑得可真快,后面的人还真被她甩到不见人影了,不过——

                      他黑眸一眯,倏地停下脚步。

                      韩小乔刚觉得突然拉不动他,同时就感到自己腰际一紧,见他没来由抱住自己,她正想抗议,眼前却忽然出现三名蒙面黑衣人,还不约而同抽出森冷的长刀。

                      她吓住了,脸色瞬间转白。

                      「干什么?不知道我是谁吗?」铠斳冷冷瞪着对方,从一双双湛着精光的眼眸看出三人功夫都不弱,而且,他或许能猜出来者是谁,「你们是与杜王爷有挂钩的反皇党,是吧?」

                      一人闻言身形微微一震,等同自动招认,显然是当中功力最低的。

                      果真是反皇党!那么,他可不能跟他们硬干了。

                      铠斳抱着怀中的女人,一个欺身就往方才一震的黑衣人攻过去,对方一时来不及反应,被打了一掌,但另两名黑衣人已持着长刀袭向他。

                      韩小乔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感觉他拥着她的手臂更紧了。

                      他一个提气,抱着她施展轻功腾空飞掠,但身后的三人也立即飞身追上。

                      他一人要敌三人,是有得拼,只是怀里的人儿他可不容许他们伤她一分一毫,因此他飞身进入胡同内躲藏,来到花街柳巷内一处妓院跟赌坊连结的大四合院。

                      这里金碧辉煌,石雕彩绘精美,大红灯笼高高挂,光这气派,就知道不是形形色色三教九流皆可进来玩乐的地方,看来客人大多是达官贵人,且要能一掷千金,同时也因为来者都是贵客,这里请的守卫功夫自然不弱。

                      追逐而来的三个黑衣人显然也很清楚这点,他们互看一眼,眸中都有不可置信的眸光。

                      就他们得到的消息,铠斳贝勒只是一个不学无术、流连花丛的败家子,没想到他的轻功竟达上乘,居然能带着一名没有练武的姑娘轻松摆脱他们,可见总堂那里指称「皇家御用三少」中,铠斳贝勒的武功方面不过尔尔,这讯息恐怕得再查清楚些,免得又误事。

                      三人互看一眼,在情况未明之前不得不先行离开。

                  (快捷键:←)上一章  夫子不给碰  下一章(快捷键:→)

                  北京单场是什么意思_江西福彩哪个好-福彩15选5是什么意思 赘婿| 重阳节| 金晨董又霖疑分手| 重阳节| 创造101| 易烊千玺| 可兰白克| 冰与火之歌| 赘婿| 罗小黑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