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夫子不给碰作者:阳光晴子 | 收藏本站
                  夫子不给碰 第6章(2) 作者:阳光晴子
                      两兄弟必须将手上的密函分别送到东方紫和祁晏在京城的探马手上,但尚未出门,就见到管事求见贝勒爷。

                      「呃,贝勒爷,您的一群朋友全上门来了!

                      「什么?!」

                      话才刚说,一阵嘻嘻哈哈的谈笑声便陡地传来。

                      「怎么回事?风流倜傥的花心贝勒成了居家男、恋家男,是家里有奶娘是吗?」

                      「没错、没错,铠斳贝勒不出现,我们就觉得少了兴致,反正在花街柳巷待久也会腻,干脆一行人乘了马轿,从前门大街就往贝勒爷府上来了!

                      伴随着打趣嘻笑声,一群不学无术的皇子阿哥、小王爷、富商之子全走进厅堂,各个身穿华服,皆见贵气。

                      「原来是你们。消息还真快,涵英格格一离开,你们就现身了!

                      几个原本还哈哈大笑的贵公子被他这么一糗,脸脸色马上变得尴尬。大家都有经验,他们曾来找铠斳贝勒上花街,却差点没被涵英格格给辱骂到想一掌打死她,无奈他们也清楚她老子是谁,没人敢动她。

                      杜王爷是前朝重臣,除在朝中结党营私、势力庞大外,更传闻他藏银数千万两,功高震主,就连当今皇上也得敬他几分。

                      所以,对铠斳贝勒被他娇蛮的独生女给看上,他们都抱以同情。只不过他们这些人都是纨绔子弟,太严肃的议题自然不会主动去提。

                      于是有人直接转换话题,「还记的我们要跟才女品茗作诗、以文会友吗?贝勒爷重色轻友而失约,莫非忘光光了?」

                      铠斳一时语塞,因为他还真忘了,也许打心底,他就不想让他们去见她。

                      「不会吧?关在这里应该是努力躲涵英格格才对,毕竟你的侍妾都没啥能耐跟那刁蛮格格斗法。难不成近水楼台,你对才女动了凡心,所以我们连见她一面都不能见了?」另一名额驸也出言打趣。

                      「怎么可能?」铠斳贝勒微微一笑,「所谓的女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是吗?走吧!顾底,他便带着他们往东厢书房走去。

                      小乔夫子是个很有责任感的老师,他相信此刻她跟小芙蓉仍关在书房里用功。

                      一行人经过古木扶疏的院落,再走经九曲桥,最后来到清幽的书房院落。

                      「就在这儿瞧吧,先别打扰她们上课。你们知道小芙蓉也是不安分的,难得她能定下心来,我也能喘口气!

                      众人停在离书房有几步远的大树旁,透过半开的窗户往书房内望,目光熠熠发亮。

                      只见名闻遐迩的才女叶雯一身紫色绫罗,衬得白净无瑕的肌肤更显粉嫩,还有那双慧黠明亮的瞳眸,搭上清秀的脸蛋,看来是个美人胚子呢。

                      「不出来喝酒玩女人,原来是藏了这名才貌双全的倾国佳人!

                      「你怎么玩她还是怎么支使她的,不如我们就来依样画葫芦!

                      意外的,几个酒肉朋友此时低声说的下流话语,让他听来分外刺耳!杆遣排,可不是烟花女!」他忍不住指正他们。

                      「少来了,她长得如此动人,就不信你没尝到她的味儿?」

                      几个人邪恶的笑了,铠斳则强压着心中那股愈来愈强烈的不舒服,看到他们感兴趣的发亮眼眸将她从头到脚的打量,眼中的邪淫像是幻想剥除了她身上衣物,一股沸腾怒火突然涌上他胸口。

                      「你们还是先回去吧,她上课一板一眼,很无聊!顾┳派。

                      「那怎么成?我们好不容易等到涵英格格走人才上门,叫叶雯出来陪我们聊聊!褂腥丝裢慕ㄒ。

                      「就是,让我们见识见识何为才女!

                      男人们开始大声鼓噪起来,但空气对他们的提议不只意兴阑珊,根本是连半点兴趣都没有。

                      「安静!」他突然板起脸,语气倏地冷凝。

                      原本嬉笑怒骂的几人见他脸色竟然一沉,不禁面面相觑,心里浮出共同的疑问——他是怎么了?

                      对呀,他是怎么了?见众人表情尴尬,铠斳只得再出声打个圆场,「不是想看才女?那就应该看看她上课的样子!乖谒劾,她不仅有书香、饭菜香,甚至人还更香甜,若非万不得已,他才不愿把她分享给别人。

                      她们上课有什么好看的?这是这些人心中的大疑问。

                      书房里,韩小乔专注看着小芙蓉默写一段诗文,压根没注意到外头聚集了一堆无聊男子。

                      「小格格好棒,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孩子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喏,你背的这段文章,连我这名才女也是推敲再三、苦读背诵近一个月才背起来,可是你三天即背好了,真是天才!

                      「嘻,我是天才呢!

                      「对,所以你要相信你自己,也一定要好好的再念下去喔!辜词刮蠢此庑∏欠蜃硬辉谝惨谎。

                      韩小乔笑看着小芙蓉,为她的进步及专心感到很欣慰,至少她这个半吊子老师,在这段日子还是做了件很有价值的事。

                      铠斳贝勒勾起嘴角凝睇着她,明知她在才学方面的造诣没有外传的那么好,但她刚柔并济的教导小芙蓉,却是相当称职。

                      瞧瞧课堂里,一向刁钻蛮横的小芙蓉被称赞,笑得好不得意,而小乔夫子眼中则出现慧黠之光,真是精彩……

                      铠斳看着她们,笑得动人,但一票友人却是一头雾水,不明白他怎样看着这一幕就能笑?无聊死了!

                      下一瞬,大家突然若有所悟的你看我、我看你,更有人笑笑的拍着他肩膀,「你慢慢看吧,小心点看,我们没兴趣,走了!

                      「是啊,慢慢看,但小心别丢了心啊!

                      听出他们出言调侃自己,奇怪的铠斳一点也不生气,甚至对他们的离开,还反常的觉得开心极了。

                      于是,那群大少爷来去无声的走了,倒是他,难得有耐性静静站在窗外,看着眼前一大一小的互动,直到见到她们将书本阖上。

                      「呼,终于完了,我可以去找叔叔贝勒庆祝了吧?好不容易将我的眼中钉轰走——」

                      小芙蓉话还没说完,铠斳已经推门而入。

                      「庆祝什么?」他笑问。

                      「呃……」小芙蓉笑咪咪的拉了拉还愣愣看着叔叔贝勒的小乔夫子,「你们尽量培养感情,我找别人玩去!

                      「什么别人?」韩小乔话都还没说完,小芙蓉已经一溜烟跑掉了,剩下铠斳灼灼黑眸一瞬也不顺的盯着她。

                      她心跳又乱了,但仍不忘在心里提醒自己,她有她该去的未来,而这个「未来」里绝不可能有他。因为她终究不是才女,就算主子晚来了,她也无法一辈子冒充主子的名,永远留在贝勒爷府。

                      「我也想听听你刚才对小芙蓉说的那些话!

                      她一愣,「什么话?」

                      「赞美她,要她相信自己的话!顾钗谄,深深地望着她,「我阿玛跟额娘是泼冷水的高手,让我觉得自己从来都不如哥哥,所以常感觉很孤单,幸好虽然如此,我还是靠自己长大了!顾猿耙恍Φ。

                      她柳眉一皱。原来如此,难怪上回他会说出那些沉重又冷血的话,可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所以,这才是他不知如何付出关心的主因?因为他也不曾得到过?思及此,她突然为他感到心疼。

                      「怎么笑不出来了?这不是我活该吗?谁教我的个性本就不怎么讨人喜欢,是吧?」他忽然又笑了。

                      「一点都不好笑!顾纤辔薇鹊乃。

                      「那么,你会不会因为舍不得而为我流泪?就像小芙蓉落水时那时心疼,甚至一样细心的照顾我、抱着我入眠?」她眼睛才一泛水光,他就故意靠近,邪恶的说着。

                      见状,她哪敢哭?硬是将泪水眨了回去!改愕降姿嫡娴乃导俚?为什么不能正经点?」

                      「你不哭……唉,果然没人要关心我!顾恋牧成仙袂樽嗌淠,尤其是那双眼眸,看来说有多悲凉就有多悲凉。

                      她真的慌了,想他肯定是不小心泄露自己内心深处的寂寥,她却表现得不当回事!改、你不要这样嘛,你现在长得这么好,也是拜他们所赐。因为是天之骄子,你至少吃好、穿好,才能头好壮壮——」

                      「但我的幼年很孤独。有一年冬雪,我耍脾气,因为觉得阿玛跟额娘对哥哥较疼爱,所以我故意躲到地窖,以为他们会来找我……」他突然眼眶泛红,停住不说了。

                      「怎么了?」她急问。

                      「没想到雪愈下愈大,竟然将地窖的门给封死了,我出不来,一直一直叫人……」他沉沉的吸了一口长气,又顿了下。

                      她眼眶已经含泪了,一手捂着胸口,心也不自觉为他揪紧。

                      「我那时太小,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喝了地窖里的酒,应该是醉死了,但至少身体暖和了!顾嘈,「当我再醒来时,还是只有我一人,不过时间已是第二天下午,却依然没有人发现我不见了。我的存在与否,没人在意……」

                      他的声音哽咽,「何其讽刺,最后竟是我阿玛要奴才去拿酒才发现我,然后几年过去,这些不在乎我的人都已经在另一个世界里了!

                      韩小乔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好过分、好残忍、太可恶了!

                      他的家人怎么可以如此狠心?那时他小小的心灵一定受创严重。

                      「你哭了?」铠斳收起落寞的神情,又换一张小脸,顺势啄了她的唇一下。

                      瞧他笑得好不灿烂,刚刚那副受创的表情哪儿去了?她瞪着他,「你骗我的?」

                      「对,我骗你的!顾恍,又亲了她一下。

                      「你……可恶,唔——」

                      这一次,他不再给她蜻蜓点水似的吻,而是火辣辣的一吻。

                      他确定了,这个听到他的际遇会为他心疼、为他落泪的女人,就是他要的女人!

                  (快捷键:←)上一章  夫子不给碰  下一章(快捷键:→)

                  北京单场是什么意思_江西福彩哪个好-福彩15选5是什么意思 官媒发文杨幂诈捐| 杨幂粉丝抵制嘉行| 马戏团老虎跑丢| 埃托奥宣布退役| 你是我的答案| 路子宽增肥救父| 小别离| 巩俐 高开衩裙| 埃托奥宣布退役| 圣罗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