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夫子不给碰作者:阳光晴子 | 收藏本站
                  夫子不给碰 第5章(2) 作者:阳光晴子
                      韩小乔在梳洗更衣后,就被涵英格格的两名丫头请到正厅去,她其实可以不来,因为在这格格被铠斳贝勒刻意忽略的那些时日,也曾差了丫头几度要她前往自己住的院落一叙,只不过全让贝勒爷打了回票。

                      这次她不顾威吉、威良的好言相劝,还是忍着一肚子火气前来,就是想知道小格格所言是不是真,真是被涵英格格推入池的?

                      而至于这格格请人前来的原因,显然很可笑——

                      此刻,一见韩小乔到来,涵英格格立即颐指气使,「先给我端杯茶。你叫小乔夫子对吧?大家都是这么称呼你的!

                      韩小乔难以置信的瞪着端坐在椅上的涵英格格,她身后有丫头在替她捶背、拿着团扇扇风,这还不够?!难怪府里上下没人受得了她这个气焰嚣张的格格。

                      她深吸口气道:「启禀格格,我乃授课的夫子!

                      意思是不屑为她这格格端茶喽?「夫子了不起?我是格格,难道还不够格让你端杯茶?」

                      韩小乔抿紧了唇,「好,我端!顾菔蓖仔,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问。

                      她走到桌子旁,上面早有一壶滚烫的茶水及瓷杯,看来才让丫头放上来不久,这格格刻意等到她前来才要她端上,是故意要让她搞清楚自己的身分吧。

                      她端着倒好的茶往涵英格格走去,但才走到格格面前,便见后者突然冷笑一声,刻意甩袖,她根本来不及闪身,茶杯就这么「匡啷」一声落地,茶水烫到她的手,也洒到了她的衣衫,当然更不能避免的也滴溅在格格的衣裙上。

                      「好啊,不就倒个茶而已,想烫死我!」涵英格格手一挥,正要掴掌好好教训这个胆敢跟她抢铠斳贝勒的女夫子,来一个下马威时,没想到她这一巴掌竟然只挥到空气,而明明站在她眼前的女夫子却不见了?

                      「你烫伤了!

                      「我、我没事,贝勒爷怎么会在这里?」

                      韩小乔错愕的眨巴着眼儿,原以为自己肯定会中这巴掌,吓得闭上了眼睛,怎知被抱进一个熟悉温厚的胸膛里,一抬头再张开眼,就对上铠斳贝勒那双关切的漂亮明眸。

                      「威吉跟我说你被涵英格格找来,我就马上过来了!顾赖舐窀裾宜悦缓檬。

                      她怔怔的看着他,有些受宠若惊,他这么担心她?

                      「呃……对了,小格格没事吧?」她回过神来,连忙关心的问。

                      「她受到惊吓,似乎也染到风寒,所以我差管事请大夫过来把脉,倒是你……唉,我们快走吧,你衣服湿了,手也烫伤了!顾底潘鸵庾。

                      看他搂抱得如此自然,她一时竟不知该不该拉开他的手,可不拉开,涵英格格会瞧见的……

                      「铠斳,我衣服也教她弄湿了,你怎么都没关心我?」见他竟然先顾那名女夫子,涵英格格怒气冲冲地抗议。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贝勒爷瞧你刚刚恃强凌弱掴耳光的狠劲,着实看不出格格有需要关心之处!

                      那张漂亮容颜难得正经,黑眸一睨,全身散发出一股不容僭越的严肃威仪,明明极不搭轧,却又令人胆寒。

                      他竟然有这一面?而且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涵英格格气炸了,美眸闪动着怒火,内心充满几度、怨恨,不甘心的瞪着他再次转身,拥着那女夫子离开。

                      可恶!可恶——

                      她发狠的挥袖,硬是将一只价值连城的青花瓷给扫落地上,花瓶顿时乒乒乓乓碎成一片片。

                      韩小乔听到身后传出砸碎瓷器的声音,轻咬下唇,抬头看着身旁并肩而行的铠斳,「没关系吗?」

                      「没关系,让她出点气,只是你明知她找你来没好气,为什么还要过来?」他困惑的问,带着她边往小芙蓉住的院落走去。

                      「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她把小格格推下去的!

                      「就算是她,你又能如何?我以为你不愿意与她面对面?」

                      她蹙眉,「我是,只是这回事关人命,还是我学生的命,因此我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她说清楚。她的行为等于谋杀,该被送至衙门的!」

                      他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她义愤填膺的可爱脸蛋,「你是真的关心小蓉,对不对?」

                      她突然脸红了,「因为我有同理心。她小小年纪就遇到太多不好的事,所以心灵有空洞,需要更多的关爱来填满,可如今不仅没得到,还被人狠狠的吓到了,就算是金枝玉叶也太可怜了!

                      他静静的凝视她,不得不承认小芙蓉比他幸运太多了,如果当年他也能遇到像她一样的人,或许他的童年就不会过得那般孤寂悲凉了。

                      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她呐呐道:「我、我想去看看小格格了!

                      他微笑点头,对她的答案一点也不意外。

                      两人来到小芙蓉住的精致院落,就见两名丫头原封不动的将晚膳又端出来,一问之下才晓得小芙蓉不肯吃。

                      韩小乔连忙走进房间,就见小芙蓉躺在床上,小脸仍是发白。

                      管事则刚好送了一名大夫离开后,也跟着返回。

                      「格格受到惊吓较多,身子只是微恙,大夫已开了安神药,一会儿就将药煎来送给格格喝!构苁陆榭鱿虮蠢找刭。

                      「知道了,去忙吧!

                      铠斳朝他点点头,随即走进房里,见到小乔夫子低声的问着脸色苍白的小芙蓉,劝她吃点晚膳。

                      但小家伙直摇头,「我只想睡!

                      「那你想吃什么?我煮给你吃,晚一点你饿了就有得吃了!

                      「我没胃口!雇蝗豢吹筋鴶芙,小芙蓉立即坐起身来,带着期待的口吻问:「叔叔贝勒有将涵英格格赶出去了吗?」

                      「没有。你先休息吧,不是想睡了?」

                      「我差点被她害死,叔叔贝勒就这么算了?!」小芙蓉双手抓紧辈子,眼眶倏地微红。

                      「不是那样的,其实——」韩小乔想替他说话,但他打断她的话。

                      「来者是客,何况只有你说是她推你——」

                      「你不相信我?走开!走开!咳咳咳……咳咳……」小芙蓉又气又怒地朝他大叫。

                      「好,我走!诡鴶芄婧敛怀僖傻淖吡,留下哇哇大哭的小芙蓉。

                      韩小乔看不过去,急急追上他,生气的道:「我不是才告诉过你,小格格需要更多的爱——」

                      「我没有经验,也不会。而且我说过了,她得学着长大,至少该学会不跟对自己有威胁性的人挑衅,那是自作孽不可活!

                      韩小乔错愕的看着他。这阴阳怪气的贝勒到底在说什么?

                      他这一席话说得很大声,刻意让房里的小芙蓉听到,说完随即离开。他收养侄女不是一、两天了,相信这件事是一个铜板拍不响。

                      小芙蓉瞪着门口,看来什么事都逃不过叔叔贝勒的法眼,不过他干啥老要她学习独立、学习长大?

                      铠斳走后,韩小乔气呼呼的走回小芙蓉房里,心里嘀咕得没完没了,他不关心小格格就算了,还说什么长篇大论?哼!他不愿意关心小格格,她来,照顾人这才真的是她的强项呢。

                      「咳咳……」

                      「怎么还一直在咳嗽?」她上前轻轻拍抚小芙蓉的背部,「这么咳,就算又累又困,想睡也难睡得沉吧?」望见丫头端进热腾腾的汤药,她直接接过手,「喝完药,才可以好好睡一觉!

                      于是,丫头将小芙蓉扶坐起来,韩小乔则小心翼翼的先把汤药吹凉些,再一汤匙、一汤匙的喂。

                      窗外,铠斳静静伫立,看着她温柔恬静的脸庞,神情相当的动人。

                      而小家伙显然也很感动,眼眶都红了。

                      韩小乔也注意到了,「很烫吗?眼睛怎么红了?」

                      「才不是烫,是讨厌的咳嗽把我的泪都咳出来了!」小芙蓉哽咽的否认,死都不肯承认她多么奢望能有这样像娘亲的人温柔的对待自己。

                      真是倔强。韩小乔摇头失笑,喂好药便要走人,没想到小芙蓉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裙不放。

                      「咳咳……我命令你不许走!」

                      「真是的,嘴甜一点才会讨人喜欢!

                      「要你管!我命令你留下来陪我睡!剐〖一锼底爬Ь降恼呛炝。

                      「可以,但我想先去熬个干贝粥给你吃——」

                      「我醒来再去做,现在上床!剐≤饺仄涫嫡娴南诺搅,那种被水灌入口鼻、快要不能呼吸的感觉好可怕,她变得更没有安全感,一定要小乔夫子在身边。

                      看着小格格明明害怕却又嘴硬,韩小乔在心中轻叹一声,妥协地在她身边躺下!负煤盟!

                      「谢谢!

                      细微如蚊蚋的感谢声,来自这个倔强又难搞的小格格,房里还有两个丫头,连她们听了都很惊讶。这「谢谢」两字,小格格几乎没说过。

                      可说实在的,小芙蓉心里很清楚,是谁不顾一切跳下池去救她,又是谁如此细心温柔的呵护安抚她,给了她所奢望的温暖。

                      韩小乔示意下人们先离开,这才将小格格抱在怀中,发现小小的身体仍然颤抖,她轻轻拍抚,一下又一下,没多久,小格格终于沉沉睡着。

                      而拍抚的人也在不久后跟着进入梦乡。

                      铠斳再次回到房内,站在床旁凝睇着她迷人纯真又慵懒的睡颜,看着她护卫小芙蓉的手,他不由得笑了。

                      若他也能让她抱着暖床煨被,肯定也会有跟小家伙此刻一样的安心睡相。

                      这时他突然心有所悟,要不对这样的女子动心,太困难了。

                  (快捷键:←)上一章  夫子不给碰  下一章(快捷键:→)

                  北京单场是什么意思_江西福彩哪个好-福彩15选5是什么意思 诡秘之主| 重阳节| 埃托奥宣布退役| 工行日赚9.3亿| 李现| 巩俐 高开衩裙| 赘婿| 宋茜| 世界杯最佳阵容| 九鼎新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