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夫子不给碰作者:阳光晴子 | 收藏本站
                  夫子不给碰 第4章(2) 作者:阳光晴子
                      韩小乔站在原地等着,也偷偷瞄着躲在亭台后方的铠斳,但他一发现她在看他,立刻狠狠的瞪她一眼。

                      她气呼呼的转身背对他,他那么爱吻姑娘家,涵英格格分明就可以让他吻个彻底了,他躲什么?

                      不一会儿,一名打扮得像只开屏孔雀的美人快步走来,一双眼眸转来转去,看来就是在找人。而她穿金戴银、全身金光闪闪,仿佛刻意炫耀家世,活像怕人不知她有多娇贵似的。

                      她身后跟着的两名丫头,一样是一身旗装,样子跟主子一样高傲。

                      见涵英格格走到自己面前了,正打量着她的韩小乔马上收回目光。

                      看她一身素雅衣服,涵英格格虽不知她为何人,眼下却也没兴趣知道,冷冷睨她一眼问:「有没有看到贝勒爷?」

                      「有,在那里!顾θ萋娴闹噶酥割鴶艿牟厣泶。

                      铠斳眉一皱?啥!

                      他刻意背对着亭台,瞪着眼前动人的海棠花,本来还想能先喘口气,没想到小乔夫子竟然出卖他。

                      他只好僵硬着身子起身,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向两人。

                      涵英格格眼睛一亮,整个人像八爪鱼般急急的贴上去,「嗯,贝勒爷好坏啊,怎么跟我玩起捉迷藏来了?」

                      嗲声嗲气的嗓音让韩小乔鸡皮疙瘩掉满地,更甭提被熊抱的铠斳贝勒了。

                      就在她受不了的边搓着寒毛直竖的手臂时,却见他黑眸半眯,恶狠狠的死瞪着她,咬牙切齿的无声说着:你死定了!

                      她暗暗吐口气,忍住想落荒而逃的冲动,一步一步走到两人身旁,有点愧疚的道:「我不能延误上课时间,恕我退开,你们慢慢赏花!

                      「慢着!」铠斳马上呵斥。想逃?门都没有!「格格难得提前到来,肯定是听闻有旷世才女做客,想要一睹才女风采,小乔夫子何不做首诗飨宴一下!」

                      涵英格格这会哪有赏诗的心情,但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这名清秀的美人就是鼎鼎大名的旷世才女,于是分神看了对方一眼,还好,没她长得出色!敢胩阕魇悄愕娜傩,还不快作!」

                      韩小乔呼吸一窒,先看向仍抱着贝勒爷不放的涵英格格,再看着依旧凶巴巴瞪着自己的男人,心里直打鼓,「可、可我要上课了……」

                      「怎么?还是我跟格格的身分请不动你作一首诗?」铠斳蹙着眉,很努力的边说边要掰开黏着自己不放的涵英格格,可她脸上的陶醉模样实在让他手无力……

                      「这太突然了,作诗也是要讲求气氛跟意境的!购∏撬姹阏医杩谕迫,重点是她根本不会作,万一没作好出了差错怎么办?

                      「很好,你就留在这里慢慢思考,我们不急!寡奂娴拿环ㄗ咏⒏窀翊幼约荷砩详,铠斳也只好半拥着她往亭台走去。

                      韩小乔急忙跟在后面,「不必如此,我想涵英格格肯定也具文学涵养,说不定比我还厉害,就让她跟爷在一起吟诗论文不好吗?」

                      亏她还记得涵英格格!他抽空瞪她一眼,「夫子年少时便有诗名,才华出众,就露一手吧!菇幼,他大喊一声,「来人,备文房四宝,还有茶点!

                      不一会儿,奴仆们将指示的东西一一送上来,三人围坐一桌,铠斳绷紧了一张花容月貌,头皮发麻的看着完全对小乔夫子视若无睹、只顾缠着他的涵英格格,「吃点东西吧!谷绱艘焕,她至少能少一只手在他身上摸。

                      「我一点都不想吃东西。我想你,好想你!

                      涵英格格娇羞的说完后,像只怯懦的小绵羊,扭扭捏捏地低头故作矜持,接着又掩帕咯咯娇笑。而后她再看铠斳一眼,又低头咯咯笑了两声后,再抬头,接着又一眼,又羞赧低头,咯咯地又笑两声……天呀!不是小绵羊,简直是只会叫的鸡!

                      就在涵英格格不停重复这些行为时,铠斳已经受不了了,他额际发疼,下颚青筋抽动,偏偏只能咬牙忍住,就怕自己万一失去理智将她一拳打飞,会坏了大事。

                      而韩小乔为了憋住笑意,也紧咬着下唇,忍到肚子好痛,拿着毛笔的手更是在颤抖。

                      不仅如此,此刻涵英格格还煞有其事的一手捂着胸口,一双爱慕眼神直勾勾看着铠斳,像在无言的说着——天!这世上怎么有这么迷人的男人?

                      这格格看来像是兴奋地要昏过去了!老天爷……韩小乔忍笑到眼中都迸出泪光,紧闭的嘴唇更因要憋住笑而频频颤抖,她若聪明,就应该别将目光再瞄过去,可是,她忍不住啊。

                      铠斳的脸色愈来愈沉,他对女人虽然是来者不拒,但涵英格格是哪种女人他比谁都清楚,她在他面前柔顺娇羞;ǔ,可在他身后,那股嚣张气焰可是无人能敌。

                      眼下他的怒气已逐渐高升,她的手又再次摸上他胸口,戴着花绢牌头的头还充满暗示性的往他怀里又磨又蹭的,这动作无异是火上加油。

                      她真的把他当成男妓了吗?

                      他眼中冒火,再也受不了了,哪管她的上半身几乎斜靠在他胸膛,突然就站起身。

                      涵英格格一个踉跄没站稳,差点跌个四脚朝天,好在他拉得快,她虽没有跌坐地上,但那像蹲茅坑的姿势也够丑的了。

                      「噗哧!」猛憋着一肚子笑意的韩小乔至此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同一时间,一道杀人不偿命的犀利目光也狠狠射了过来。

                      很好笑吗?铠斳无声的怒问。

                      韩小乔急忙低头起身,「我……噗……我、我先下去了!乖俨蛔,她就要失控大笑。

                      这该死的女人!铠斳不是滋味的瞧着她以袖子半捂着嘴,快步往亭台另一边走去。

                      笑?笑死你!这是生平第一回,一个女人竟可以把他惹到如此火大。

                      「吓死我了!购⒏窀裾就琢,原想柔柔弱弱的再贴上那令人眷恋不已的温暖胸膛,怎知铠斳早已闪开,同时拉了她身后的丫头过来,正巧让她一把搂抱。

                      对着她那张惊愕的脸,他皮笑肉不笑的道:「本贝勒突然想到有重要的事要办,格格请自便!

                      没想到,一句「请自便」,涵英格格便开始了跟铠斳贝勒捉迷藏的日子,而且,就像是有人在通风报信般,她一知道他人在哪里追了过去,他就又往另一处去。

                      而她找不到铠斳,倒大楣的全是府里的侍妾与奴仆,她一个劲儿的将火气往他们身上发泄,被掴耳光、被踹一脚、被骂到哭的伤兵随处可见。

                      但独独有一个地方,莫名成了禁区,偏偏那正是铠斳最常驻足之地,更令她抓狂。

                      此际,她怒不可遏的站在东厢院入口问:「本格格仍不准进吗?」

                      「是,爷承继的十多处商行近日正好在结算,多名掌柜依例到京城呈报账册,爷交代了,请格格别进去叨扰!雇脊笆纸馐。

                      真是巧,哪时不结账,就这段日子要结?何况他的无所事事、游戏花丛早已举国皆知,会变得如此在意家中大业,依她看根本是刻意防她!

                      「好,本格格不找贝勒爷,找小乔夫子讨教诗词总成吧?」话语乍歇,她便要越身而过。

                      但威吉一个闪身立即阻挡,还不忘拱手道:「爷也有交代,芙蓉格格好不容易在小乔夫子的调教下安分学习,所以……」

                      「那儿我也不能去?!」涵英格格愤怒咬牙,死瞪着这对老是挡东挡西不让她接近东厢的威吉、威良两兄弟。

                      她当然也可以甩他们耳光,甚至踹他们几脚,她知道谅他们也不敢闪,可坏就坏在她也明白一向没有主仆尊卑观念的铠斳贝勒,将他们这对年龄相仿的侍从视为好兄弟,她曾在一次失控时掴了他们耳光,那时铠斳贝勒那冷硬的神情让她至今仍印象深刻,也不敢再动他们。

                      但等着瞧好了,情况不会永远都如此的。她气愤的撂下狠话,「好,很好,你们就祈祷皇上的圣旨别下来,要不然我第一个要你们卷铺盖走路!」

                      她气呼呼的甩袖走人,铠斳太可恨了,竟想要当缩头乌龟?

                      她狂飙了一大串,见有奴仆瞄她,马上踢他一脚,「狗奴才!看什么看?」

                      「对不起,格格!

                      见她愈走愈远,其他奴仆们连忙将那名念过半百的老奴扶了起来。

                      「刘伯,你怎么忘了,爷要管事交代大家只要涵英格格经过,头都要放低,你还看她?」

                      白发斑斑的刘伯摇头叹息,「我一时忘了,可是格格真要找碴,我们这些奴才又能怎样?」

                      这一说,其他人倒是莫可奈何的点头附和,「也是!

                      唉!这也是为什么一听到涵英格格要来,每个奴仆的脸都苦哈哈的。

                      不过,这一次她来,较令大伙儿意外的是,东厢院竟成了禁区,他们还真羡慕那儿做事的奴仆们呢。

                  (快捷键:←)上一章  夫子不给碰  下一章(快捷键:→)

                  北京单场是什么意思_江西福彩哪个好-福彩15选5是什么意思 山东大学| 天下第九| 盗墓笔记| 李现| 窦骁| 彭昱畅与片方解约| 宋茜| 李现| 邪王追妻| 苹果市值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