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夫子不给碰作者:阳光晴子 | 收藏本站
                  夫子不给碰 第4章(1) 作者:阳光晴子
                      北京城里,一处红砖墙内,几棵枝叶茂盛的老树高耸入天,但在这幽静的氛围里,却听到莺莺燕燕的娇笑嬉闹声,还有男人的谈话声。

                      「怎么这阵子挺少外出?铠斳贝勒!

                      「就是,是因为来了叶才女吗?」

                      「老实说,大家都很好奇,听闻城里还没人瞧见过她呢!

                      「对,她的确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在这一室看似典雅、挂着几片红色薄纱的宽大厢房内,几名寻花问柳的公子同好共坐一桌,身旁皆陪了几个面貌姣好的艳丽姑娘,但相较之下,天生丽质的铠斳贝勒一身金色绸缎大袍,那张白里透红、半点胭脂也不用的粉嫩脸蛋倒更令人垂涎。

                      莫怪在座一名额驸喝得醉醺醺,直嚷着要这美人过去伺候,惹得众人哄堂大笑,就连铠斳贝勒自己也很配合的笑,然后再狠灌他一壶酒,让他醉死。

                      过去,这样的节目还算好玩,然而此刻跟这些人饮酒作乐,铠斳心里却一直有股冲动,想回府看看小乔夫子那张恼怒又羞窘的美丽容颜,或是再尝尝她柔嫩诱人的红唇……

                      他看看桌上的杯盘狼藉,和左拥右抱的两名娇艳美人,不明白从一早出来到此刻都已过午了,自己怎么还满脑子想的仍是她?真是诡异。

                      「铠斳贝勒,怎么不说话了?咱们现在就杀过去看她如何?」

                      「不成,她虽是文人墨客推崇的才女,却有道德洁癖,很懂得;ぷ约阂埠芄缕,除了府中人,外人她一律不见!拐媸欠艘乃,他竟然在阻止这群酒肉朋友跟她见面?

                      「算了吧,让人愈无法见愈引人好奇,这只是她抬高身价的一种手段而已!

                      「就是,就让我们见识见识嘛!

                      「没错,我们可以趁此良机会一会她,看她究竟是真才女还是假才女!

                      瞧众人兴致勃勃,铠斳贝勒心中那股想将小乔夫子藏起来的感觉就愈强烈,这真的很奇怪也很失常,他甚至觉得眼前的朋友每个都变得面孔狰狞,突然也有些待不住了。

                      「那好吧,就这么决定,各位就等本贝勒的好消息!

                      「咦?不必这么急,再喝几杯——」

                      其他人有些错愕,话尚未说完,他已经起身离开这个寻欢之地,搭乘马轿回府。

                      真不可思议,即使离开了刚刚的地方,他迫不及待想见的第一个人仍是小乔夫子。

                      或许是因为她拥有独特的灵魂,女人他不知吻了多少,却从未有一个教他依恋的。

                      铠斳一回府,就直接往东厢走去,没想到在莲池旁就遇到佳人。

                      韩小乔瞪着自己湖里的倒影,整个人心烦意乱,在这个该死又可恶的吻之后,她几乎不能有空闲下来的时间,不然脑袋里就会想起那一吻……

                      蓦地,池面上又多出一个金色身影,她定睛一看,竟然就是让她无法专心于书本的罪魁祸首!

                      她急急的起身,再连退两步,就怕昨天不符礼教的行为再发生。

                      对她警戒的态度,他忍俊不住的想笑,她果然值得自己一早就将她放在心坎里想着、念着。

                      「格格说想要睡个午觉,所以我才没在书房!顾磷乓徽帕扯馐。

                      他无谓的耸肩,「没关系,她目无尊长并非特例了,每个夫子来,都被她作弄、气到得内伤,她要是不捣蛋才不正常!

                      这一点,韩小乔很认同。

                      小芙蓉确实顽皮嚣张,只是因为被整的自己多次都令她无功而返,所以对那些幼稚的青蛙、生肉等把戏,她自然没兴致玩了,宁愿逃课去斗蛐蛐儿。

                      「我走了!顾⒕醺谝黄,自己就一整个不对劲,脸红心跳得很夸张,她明白全是那个吻害的。

                      「跟我在一起,你很不自在?」他低沉一笑,刻意挡她的路。

                      她压下心中的不耐,直勾勾地看着他,「不只爷,传闻是真的,我确实很孤傲,所以请爷要戏弄姑娘找别人去,别再挡我的路!

                      「本贝勒挡你的路是有话同你说,认真说来,没礼貌的人可是夫子你啊!

                      她轻咬着下唇,执意与他隔着两步的距离,「贝勒爷请说吧!

                      还真是戒慎恐惧啊……他眼中含笑,抚着下颚道:「小乔夫子在达官贵人的眼中可是个新鲜人,众人莫不以一睹芳颜为幸,因此想要来个品茗吟诗之会,夫子以为如何?」

                      当然不行!到时她肯定会被拆穿!主子琴棋书画皆上等,但她只是贴身丫头罢了,什么诗词对仗、字句平仄,她来这里近一个月已努力的自学,却还是有些不懂,如今若来个诗文之会,这下岂不露出马脚?

                      她深吸口气,「我拒绝。我会来此授课,原因贝勒爷也清楚,所以请贝勒爷谅解!

                      「那么,如果我非要你参与品茗吟诗呢?」

                      「我会离开!顾本醯乃,愈想愈觉得这个逃开这里的好理由,因为主子要她绝不能露陷,孰重孰轻很清楚。

                      「夫子年纪轻轻已在文坛上崭露头角,许多达官贵人、文人雅士皆慕名至四川峨眉求见,听闻还曾有书院院长愿意为你出资着书你也不愿,此事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拐馐滤堑,也清楚听见当时主子有多么骄矜的说:「要着书论文多得是附庸风雅之士,恕小女子性情孤僻,虽然希望成为后世名儒,但不愿在学术未精之前就自曝其短!

                      他浓眉一挑,「你对自我的要求很高,也很有胆识,若真如此,一道密旨应该也请不动你才是!

                      「皇上的旨意还请不动?我是谁?有几颗脑袋?莫非贝勒爷就连皇上召见也可不见?」她不以为然的说。

                      铠斳神秘一笑。的确,有时候状况特殊,皇帝虽召见,他跟其他二少还真拥有不必随传随到的特权,只不过基于伴君如伴虎的常例,他们三人很节制,从不将皇帝给的方便变成随便。

                      「我的意思是,依小乔夫子的胆识与才气,应该想得到应付的方法,或让皇上不得不收回密旨!瓜匀怀て诎胍拥乃,大概没那等深沉的心机。

                      韩小乔看着他,怔了一下。事实上那道密旨来得快又急,主子又挺着个肚子,哪有心思想应付之道。

                      只是主子若亲眼看到贝勒爷如此俊美过人,肯定十分扼腕,毕竟让主子点头打着「以文会友」的名义进到房里,且要她守在门外的男子,每个虽然长得都很俊逸,但要像贝勒爷这样有女子面貌,气势又仿佛可以将人魂魄夺去的男人,可是从未见过……

                      她又当着他的面怔忡起来,这个才女怎能如此可爱?铠斳不禁哭笑不得。

                      忽地,韩小乔眼前一晃,惊愕间他已然站在她身前,伸手执起她的下颚——

                      「我没哭!顾苯哟虻羲氖,又想趁机占便宜了?

                      反应变快了!他莞尔一笑,「你怎么知道我想吻你?」

                      她粉脸涨红,呐呐的道:「不、不然你想干什么?」

                      「也是,这个姿势能做什么?」说着,他的毛手又伸上来,握住她小巧的下巴,「但怪不了我,是你的唇在引诱我!

                      见鬼了……韩小乔正要反驳,他另一手却已霸道的将她的纤腰往他怀里搂,她瞠目结舌地想逃,不过哪来得及?

                      铠斳再次欺上她的唇,勾引着她的丁香小舌,热吻在她的齿间游移。她想咬他进犯的舌,无奈他的吻技太好,吸吮磨蹭、来回纠缠,没一会儿她就脑袋浑沌,气喘吁吁。

                      不成,她真的快要无法呼吸了……

                      感觉她双手虚软无力的锤着他坚硬的胸膛,他终于发现她快要虚脱了,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

                      韩小乔好不容易站直了身,喘口大气后,马上又气呼呼的直接握拳打他的胸膛,「贝勒爷太过分了!」

                      她的力气像蚂蚁,铠斳完全不痛不痒,他笑容可掬地看着她酡红的脸蛋,「不算过分,我很自制了,原想一口将你吃掉的!

                      「容我提醒贝勒爷,我是来教书,不是当侍妾的,如果爷喜新厌旧,那么请往其他地方找姑娘去!」她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从池里捞些水来将他脸上的笑意给泼散。

                      「可惜我只喜欢你!

                      「别再逗我了,也别得寸进尺,你分明知道我不是真哭,所以才故意捉弄我是不是?」她用力以衣袖抹了抹唇瓣,像是要擦去他的味道。

                      真是新鲜,她竟然自己招了!他挑眉一笑,「原来你知道了?正好,我也想明白,何以夫子刻意要变成一个爱哭的讨厌鬼?难道真如小蓉所言,你认为我们这些皇族子弟虽然身份尊贵,但骨血里其实庸俗不堪?」

                      「我并没有这么想,但贝勒爷有那么多侍妾,女人之于你应该够了,何必再招惹我?」

                      「是趣味吧,一般女人分两种,一种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另一种则是娇娇滴滴、弱不禁风,但身边这种女人太多了,就想尝点不一样的!

                      「不只吧,听闻近日即将到府的涵英格格属于呛辣自大型,味道肯定不同!

                      「但那会上火,很伤身的!顾涣澄薰,莫可奈何的说。

                      她气得咬牙,她已没有办法跟这个男人再谈下去,想也没想的转身就要往书房去,没想到他后脚也跟了上来。

                      她停下脚步,猝然转身,「贝勒爷——」

                      「涵英格格请缓缓脚步,先让老奴去禀报贝勒爷,也许爷正在忙着……」

                      突然,远远的传来管事惊慌失措的高喊声。

                      「死老奴,给本格格滚开,不然有得你受的!

                      「是!老奴走、老奴走……」管事仍高调的大喊。

                      韩小乔毫不怀疑平常冷静自持的老管事是故意大呼小叫,就是要通风报信的。

                      瞧见铠斳贝勒脸色悚地一变,不知怎的,她竟有种幸灾乐祸的快感,而他显然也看出来了。

                      「该死!绝对别让她知道我在这里!购!竟然提前一天到,搞什么?

                      她用力的点头,但心里可真好奇,能让他这个浪荡子不惜闪躲到亭台后方的涵英格格,到底长得有多可怕?

                      花团锦簇的庭园里,参天古木在这暖暖阳光添了股夏日的清凉,再加上百花争妍的景象,涵英格格心情大好,脚步愈走愈快,因为她就快要见到心上人了。

                      从七岁见到铠斳贝勒开始,早熟的她便处心积虑要得到他的注意,偏偏风流倜傥的他却一直对她保持距离。虽说她阿玛的确是皇室多名贝勒忌惮的对象,也绝不是个好应付的丈人,但声名狼藉的他,怎么说也不该畏惧她阿玛才是嘛。

                      再说,她好不容易才说服阿玛请皇上指婚,即使迟迟没下文,他也该明白她的心意啊。

                      可要再叫阿玛使点力,肯定不好说,所以她才想倒不如自己送上门来催婚还快一些,不然她年已十八,不能再蹉跎下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夫子不给碰  下一章(快捷键:→)

                  北京单场是什么意思_江西福彩哪个好-福彩15选5是什么意思 Costco投放茅台| 赵本山弟子出轨| 邪王追妻| 科比| 杨幂粉丝抵制嘉行| 宋茜| 萨利机长| 皮卡丘| 皮卡丘| 诡秘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