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夫子不给碰作者:阳光晴子 | 收藏本站
                  夫子不给碰 第3章(2) 作者:阳光晴子
                      韩小乔陡地往后退,他却又上前一步,她急得又退两步,满脸困窘,「爷靠这么近,实在很不合体数,男女授受不亲!

                      「你只想到这个?」他煞有其事的摇摇头,「我想的却是『习惯成自然』,瞧,我们现在面对面,你没哭了,这不是很好的开始?」

                      她一愣,「不是的,我不哭是因为贝勒爷已信誓旦旦的说不会找我,所以……」

                      「我是说过,可不知怎的,刚刚我一人独处时,脑海里想的全是你哭得楚楚动人的模样,让我益发心疼!顾底潘氖只垢ё抛约旱男乜。

                      楚楚动人个头!她那样子根本像疯子好不好!她难以置信的瞪着他。

                      「近日涵英格格就要来府上小住,如果我找不出个好方法让她知难而退,也许皇上就会指婚——」

                      「爷这些话该跟你那些侍妾说去,怎么都轮不到我,我该走了!

                      他怎么肯让她走,一个闪身仍是挡住了她,「她是天之娇女,而你是才女,还拥有过人的容貌,我想来想去——」

                      「贝勒爷,人各有志,我一点也不想当你的偏房,请你别浪费我们时间了!顾Υ蚨纤幕,也觉得他真的好顽固,已经听不懂她的话。

                      他勾起嘴角,「你又怎知自己只能是偏房?」

                      「对,我连偏房都做不来;始叶ㄓ忻诺谥,我跟爷注定没有未来,所以我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古来子女婚姻都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已无父无母,本贝勒正好替你作主,了结你一件人生大事!

                      「但我说了我不想成亲,一旦成了亲,即使才华如何卓尔不凡,也只能安分守己的当个人妻,柴米油盐酱醋茶,逆来顺受的过完一生,我不要!

                      「你可以不要,因为我们会过上相濡以沫、诗书同乐的美好生活!顾滞蝗晃兆∷娜嵋牡。

                      她顿时瞪大眼,低头看着两交握的手,想也没想就要抽出来,没想不到他竟然恶劣的握得更紧。

                      「放开!」

                      铠斳漂亮的明眸闪过一抹笑意,他看得出来,她对他突然表示的动心快吓死了,不过这也是她活该,她若没整他,他还不见得会对她产生兴趣,基于礼尚往来,他总得「回报」她一些。

                      她结结巴巴的瞪着他又逐渐靠近的俊脸,「爷……你别开、开玩笑了,我又要哭了……我的情绪快要失控了,真的!

                      「俗话说『夫贵妻荣,夫贱妻辱』,又云『人间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郞』,这两句话对男人而言同理,花心如我,从未想到有这么一天,短短数日的相处便被你降服了!

                      他含情脉脉的看着她,那模样说有多深情就有多深情,这可是他的强项,是女人都会沉醉其中。

                      但这可不包括韩小乔。

                      韩小乔简直快要骂人,她降服了谁?他言行轻佻、没个正经,但莫名其妙的,她的心跳仍为此紊乱到不行。

                      「请……请贝勒爷别再吓我了,我说,我一慌乱就会紧张,情绪就会开始无法控制,我会……呜呜呜……想哭……」

                      也是开始哭了,而且一样哭得惊天动地,大有要流完一大缸泪水的态势。

                      他皱眉,「别又来了!

                      「贝勒爷,我求求你……世上美人何其多,我志在文学……呜呜……不想成为……一个……与众多人事一夫的女子,我会饱受折磨,身心俱!焓焙卫葱乃夹词畲省

                      她哭得还真像回事,此刻撇去烦躁的心,他仔细听来,她哭的事由的确似假还真,难怪他会被诓。

                      「好好好,甭哭了,虽然不舍,但我想请问……当一名夫子,是否该诚实对人,心口如一?」

                      「呜呜呜……当然啊!顾倏尢靡延械闵掀唤酉缕,但试着往左走,他也不着痕迹的往她的左方走,她再哭着往右走,他也照样挡住她的去路,害她哭得喉咙都有些疼了。

                      还是不诚实啊……那么就怪不了他了。

                      他微微一笑,缓缓的道:「本贝勒知道有个方法,可以让女人不哭!

                      「是吗?咳咳,呜呜呜……可是、可是我已经无法控制了……」

                      「是吗?这方法绝对好用!

                      话语乍歇,他就冷不防吻上她嫣红的唇!

                      韩小乔惊愕地瞪大眼,呆到根本忘了要推开他。

                      铠斳没想到她的唇如此甜美,忍不住愈吻愈深,通常他习惯将一个美人吃干抹净,可惜此刻只能专攻一个地方。

                      他难得自制,没有轻易顺从被撩起的欲望,不只因为她是夫子,更因胆敢在他面前装疯卖傻,把他耍得团团转,因此他不急着把她一口吞掉,反而想慢慢品尝。

                      他唇舌纠缠,吮吸着中的香醇甜蜜,欲罢不能。

                      韩小乔快要喘不过气来,她心跳怦然,双腿虚软,脑袋一片空白,但除此之外,她的心从未鲜明的震荡过。

                      终于,铠斳尝够了,依依不舍的退开她的唇,却见她双颊酡红、双唇红肿,仍呆愣着回不了神。

                      她这模样好可爱,他笑道:「果真有效!

                      被吻喘到不行,她仍状况外!甘、什么有效?」

                      「咱们嘴对嘴便治好你动不动就哭的症状,不是有效吗?还是你要再来一次?我不介意!

                      是,他是一点也不介意,但他发情,她可没有。

                      她睁大了眼,残存在眼里泪水此刻终于因羞愤滚落眼眶。

                      他眼明手快,一手抚上她脸颊,止住泪珠的滑行,语带疼惜的说:「你哭了?看来我们得再来一次了!

                      拜托,她已欲哭无泪了好不好!平白被他占了便宜,还师出有名咧!

                      在他态度轻浮地再度倾身时,她急退三步,用手抹去泪水,吸了吸鼻子,「贝勒爷想试可以找别人,我相信很多女人会很开心的!

                      「真是太神奇了,夫子不仅不哭了,还能冷嘲热讽,就不知再试一次会是什么情形?」

                      瞧他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她心跳加剧,只能退后一步又一步,「我真的要去上课了,小格格在等我呢!

                      像身后有鬼在追,她说完飞也似的跑回了书房。

                      铠斳抚着唇瓣,炽烈的眸光看着她跑远的身影,没想到反将她一军的滋味还真不赖,他甚至意犹未尽。

                      这可是头一回,他对一个女人有了眷恋的感觉。

                      韩小乔一回到书房,在又羞又怒的情况下,又见到小格格眼带贼光的笑看着她,于是深吸一口气,不悦地道:「我要罚你抄写,惩罚理由是你撒谎,无中生有。小小年纪就会陷害人,日后长大还得了!」

                      小芙蓉怎么可能写?「你跟叔叔贝勒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她对这个比较有兴趣。

                      「什么也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还是你不想有?」她气呼呼的走近问。

                      韩小乔将毛巾放在自己微肿的唇瓣上遮掩,「是我不想有!

                      「为什么?叔叔贝勒到底哪里不好?」

                      「他又哪里好?」她受不了的反问。

                      「只要是女人都喜欢他,只不过年纪太小的……他才不要她喜欢!剐≤饺鼗氐每芍苯恿。

                      这话有玄机,韩小乔的眼眸转了转,「天!你在吃醋?!是了,因为那些女人,他没空陪你,关心你,是不是?」

                      「莫名其妙!我又不是小娃娃,谁要他陪?」小芙蓉粉脸烧红,极力否认。

                      「格格是个胆小鬼,希望贝勒爷关心你,自己却不敢说出来!

                      「胡说!」

                      「我没胡说,像我也会想要家人关心,爱我!购∏窍肽棠,不知她老人家一切都好吗?主子没为难她吧?

                      「丢脸!像个小孩讨爱,也不怕别人讪笑!剐≤饺匾涣诚佣。

                      「有什么好怕的?只要自己觉得快乐就好,而且被需要的感觉很好,这是我奶……呃,我过世的父母说的,他们还说,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想到、知道有人爱着自己,那么不必在意他的想法,好好的做自己,努力生活下去就对了!

                      她真诚的看着这个等爱的孩子,露出理解鼓励的温柔笑容。

                      「所以,不用管别人,这是你跟你叔叔贝勒的事,你尽管要他爱你,关心你,霸道也没关系,但要记得自己也得付出同等的爱与关心!

                      小芙蓉怔怔的看着夫子,她从来没想到可以这样,也没有教她要这样,这夫子好像真的是绝世才女,能解惑呢……

                      不过,她是不会给赞美的,她可是格格呢!付嗍率裁!」她撇撇嘴角。

                      韩小乔发现小格格的眼神充满期待,明白她应该听懂自己的话了,然而她接下来的话嘛——

                      「倒是夫子你,装哭闹、装惊吓,真不诚实,当什么夫子?」

                      她惊讶的瞪大眼,「你、你知道了?那你的叔叔贝勒?」

                      小芙蓉笑得可贼了,「我跟他说了,但他信不信我不知道!

                      「你!」怪不得他莫名其妙的就亲她。

                      懊恼的回想起他大胆又过分的举止,韩小乔不禁心跳加速、身体发热,两颊滚烫得几乎又要冒烟了。

                      「奇怪,小乔夫子脸怎么那么红?」小芙蓉狐疑的盯着她看。

                      「没事。我们翻、翻开书,读看看第几章……啊——」

                      她突然尖叫一声,因为好整人的小格格这回夹在书页里的,是张翻云覆雨的男女春宫图。

                  (快捷键:←)上一章  夫子不给碰  下一章(快捷键:→)

                  北京单场是什么意思_江西福彩哪个好-福彩15选5是什么意思 李毅| 彭昱畅与片方解约| 国考| 路子宽增肥救父| 交通银行| 山东大学| 邪王追妻| 宋茜| 彭昱畅与片方解约| 意大利胜波多黎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