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夫子不给碰作者:阳光晴子 | 收藏本站
                  夫子不给碰 第1章(2) 作者:阳光晴子
                      这是什么样的孩子,翻脸竟跟翻书一样快?韩小乔一整个傻眼。难怪管事在接她进府的途中,也请她要多给小格格一点时间,说小格格不好相处但很可怜!负,本夫子知道了,绝对不同情你!顾苋险娴幕卮。

                      小芙蓉反而愣住了,这还是头一回有人敢用这样的口气跟她说话,夫子们一见她大多是唯唯诺诺的呀。她皱着柳眉,又故作大人样的说:「对了,本格格的乳名叫小蓉,夫子也有乳名吗?」

                      韩小乔顿了一下,想说叫「叶姑娘」她老是会慢好几拍,那么……「有,叫小乔!

                      「这名字我喜欢,以后我就叫你『小乔夫子』。我们上课吧!

                      「好,小蓉格格!购∏怯泻氨卮,这是当奴婢当久了的习惯。

                      没想到小芙蓉脸色丕变,「你是什么身分?居然喊本格格的乳名?!」

                      「呃……不能喊,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的乳名?」她问得直接,因为不明所以。

                      她这样的反应,跟那些男夫子们差很大,他们都是马上道歉,哪还敢驳斥!因此小芙蓉又怔住了。

                      「这……这……」小芙蓉小脸儿羞窘,这女夫子是装傻还是来真的?她真是气得牙痒痒的了。

                      「算了,本格格要上课了,就那本《资治通鉴》!购∏堑纱罅搜,看着桌上那本厚厚的《资治通鉴》,再看看坐在椅子上还小不隆咚的小鬼……这不是一个孩子该读的书吧?

                      看见她犹豫的眼神,小鬼发火了!「瞧夫子目瞪口呆的,莫非是质疑我的程度?此书是宋代大文豪司马光主编,耗时十九年方完成,取名《资治》,乃因该书可供封建统治者从历代各朝君王兴亡治乱中取得鉴戒,我这么说没错吧?你还怀疑吗?」

                      小格格两眼冒火还说得顺不溜丢,韩小乔却是听得头皮发麻。老天爷,她有些字句都还有听没有懂呢,要怎么教授小格格「还在干什么上课,别浪费本格格的时间!剐≤饺刂焊咂锏睦潢锼谎鄣。

                      那、那她就照着书本念喽?

                      韩小乔在椅上坐正后,深吸口气翻开书本,却见几只长长蚯蚓在书页里扭着身躯蠕动爬行,她顿时一愣。

                      小芙蓉微扬嘴角,等着她尖叫或昏倒,但……居然没有

                      她难以置信的眨眨眼,看着小乔夫子拿起书本起身走到她面前,将那些蚯蚓移到她眼前。

                      「这是格格的宠物?」

                      「这……」小芙蓉脸色丕变,不是因为她的询问,而是也怕这些扭来扭去的蚯蚓。

                      「若不是,我就将它们全放回外面的花圃里,让它们回家!

                      见小乔夫子又将那些蚯蚓拿靠近,小芙蓉顿时瑟缩地大叫,「随便你,快拿走!」她嫌恶又害怕的看着它们,她虽然好整人,但出的不过是一张嘴,自己也没多胆大。

                      韩小乔莞尔一笑,将书本里的蚯蚓从窗户倒进花圃里后,再回头坐回椅子上,正经八百的看着小格格,「我们上课吧!

                      她开始念那些长长的句子,这才发现内容也太过深奥了,此书以军事及政治为主,上至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开始……天啊,一个小娃儿怎么对这么严肃的典籍会有兴趣?

                      可念没几句,她突然听到打呼声,错愕的看向小格格——

                      果真,小芙蓉躺在一张贵妃椅上呼呼大睡了!

                      睡了?但才刚上课啊……要叫醒她吗?

                      不成,这里面有好几个字,她还不太会念呢,那就让她好好睡吧。

                      「好好睡,睡得饱才长得快!顾牡耐铝艘豢诔て,坐回椅子上自己看书了。

                      装睡的小芙蓉正等着她来喊人,故意打呼很大声,但对方仍继续看她的书是怎样?这夫子怎么一点责任感也没有?

                      她还要装睡吗?但不睡,待会又怎么搭配那句「你是什么家伙?敢打扰本格格的睡眠啊」?

                      可恶!

                      夜已深沉,铠斳贝勒仍在西厢密室整理一些军事机密,他表面花心不务正事,声名狼藉,其实私下要处理的事情可多着。

                      尤其这两年,几名内务大臣与外面的反皇党羽有联结,却又暗中培植朝中势力,当中更以杜家为最。杜王爷权势渐涨,与「反皇党」往来是有计划的利用他们来铲除与自己立场对立的异己,并没有深入组织,再加上反皇党在外的下属分堂甚至族亲都相当繁乱,他们这三名「皇家御用三少」、乾隆皇上口中所谓的「国家栋梁」要拿到名单,可难了。

                      而且,杜王爷野心大,这次胆敢奏请皇上下旨让自家女儿与他联姻,恐怕也是为了拉拢势力,毕竟他这个桀骜不驯的贝勒爷虽然无所事事,可他与南北两大霸主感情甚笃是众所周知的事。既然祁晏与东方紫个性刚强、难商量举世闻言,那么「好色者,好商量者」,杜王爷也唯独他这名游戏人间的贝勒能下手了。

                      哼!不枉他努力染黑自己的形象,否则怎么吸引一些烂人与他交心?

                      放下一大迭重死人不偿命的机密资料、将柜子上锁后,他离开密室回到西厢,卧房里有一名美人衣衫不整的呼呼大睡。他勾起嘴角一笑,正想解开美人的睡穴再翻云覆雨一番时——

                      「爷,睡了吗?」门外突然传来近身侍从威吉的声音。

                      他立刻起身下床,走到房门口,「什么事?」威吉低声说了一些话,他听了点点头,「我明白了,我去看看!

                      他随即跨出厢房到庭院,施展轻功飞掠到东厢,见到威吉的哥哥威良,正在二楼藏书楼外监看着。他在威良身边站定,果真见到世人眼中的旷世才女避开了他放置闺房情趣书籍的那一面书墙,逐一翻阅着其它书墙上的藏书,瞧她摸着那些书一脸兴奋难抑的快乐模样,他忍不住困惑的摇头。

                      他不懂,听闻叶雯以重金搜购各朝各代的名书,自己就藏书丰富,而他藏书楼里的书并不多,甚至还刻意在花街柳巷收购一些狎妓春宫等书放上去,塑造他风流的堕落形象,所以按人性来说,她会一阅再阅的应该是那些让女人看了不好意思又爱看的春宫图文书,怎么会对那些硬邦邦的古书爱不释手?

                      不过话说回来,她也算难得,没被他的外貌迷得团团转,搞不好对她而言,他的魅力还比不上那些书。

                      他勾起嘴角一笑,转头示意威良可以先行离开。

                      威良明白点头,身形一凌,立即消失在夜色中。

                      待威良一走,他就大大方方推开藏书楼的窗台跃身而入,在淌着蜡泪的烛火前,他站定的挺拔身影投射在墙上,形成一个巨大黑影!负!」韩小乔顿时吓得整个人从椅子上跳起来,低呼一声。

                      「是我!诡鴶鼙蠢樟Τ錾。

                      她抚着怦怦狂跳的胸口,怔怔瞪着笑容可掬的他,差点想骂人。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他不知道吗?

                      「都已二更天了,叶姑娘还不睡?」

                      「我想看、看书,准备明天的课!顾峤岚桶偷闹缸抛郎系氖。

                      他不由得莞尔一笑,「显然小蓉对你手下留情了,不然第一天走马上任的夫子,都是备受惊吓的早早躺上床去休息,根本没力气准备明天的课!

                      「她只是个孩子,会调皮也是自然的!顾钗谄。虽然余悸犹存,但看着他这张美丽的脸孔,她惶然的情绪倒是缓和不少,「时间也晚了,贝勒爷不是该回房睡了?」

                      他浓眉一挑,觉得既新鲜又好笑,「夫子在下逐客令?」

                      「我……我不敢鸠占鹊巢,只是习惯独自阅读!顾幌敫奶,以免露出破绽,但看来皇室的人日子真的很闲,他不睡觉在这里和她闲扯淡什么?

                      「大多姑娘看到本贝勒都是欣喜若狂、眼露爱慕,但夫子你……」

                      「我喜欢书甚于男人!顾胍裁幌氲木屯芽诙。

                      这是挑衅吗?铠斳美丽的脸上带着点促狭笑意,「这可真令人伤心,多少人等着本贝勒的青睐,夫子却无动于衷!

                      「我以为贝勒爷今早才说过我们尽量不互相干扰!顾行┪弈蔚乃。他如果要她像个花痴一样对他笑得花枝乱颤,那可能得等到下辈子。

                      「我确实是,但那是指小蓉在场时。毕竟她已经够难搞了,若再加上我这名贝勒在场看着,大多数夫子就连念个古文都结结巴巴,紧张到错字连连,那她还学什么呢?」

                      韩小乔恍然大悟,「所以,只要有夫子在,爷就不出现在小蓉格格身边?」

                      「没错!顾阃。难怪小格格会认为他将自己丢给别人后就闪了,偏偏她又不能鸡婆的要他在小格格上课时过来作陪,因为她肯定会漏洞百出?刹凰,她又觉得小格格很可怜,她感觉得到小格格是渴望亲情的……

                      竟然真有女人在他这个风流倜傥的男人面前还能面露严肃的认真思考

                      铠斳不信,正想上前再逗弄这俏夫子时,她刚巧抬头——

                      「我觉得贝勒爷应该多关心小格格,她年纪小,特别会想依赖人,尤其是唯一的亲人!顾龆,她还是要当个管家婆!他的黑眸浮现笑意,「这只是夫子上课的第一天,你会不会太早下定论了?」

                      「小格格只是孩子,心思很单纯的!顾饷此,她可不服气了。他止住笑意,若有所思的凝睇着她,好一会儿后才道:「那她就得开始学着长大,心思愈单纯愈容易受伤,相信我吧!顾砝肴,没走楼梯,一样是从窗户飞掠离开。

                      韩小乔不由得蹙起眉。他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话里的孤单那么深浓,连她的心都忍不住酸酸的……

                  (快捷键:←)上一章  夫子不给碰  下一章(快捷键:→)

                  北京单场是什么意思_江西福彩哪个好-福彩15选5是什么意思 工行日赚9.3亿| 天下第九| 金晨董又霖疑分手| 邪王追妻| 宋茜| 国考| 罗小黑战记| 窦骁| 看见恶魔| 创造101|